第5章 杀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等待雨停     书名:无敌泼辣娇妻
    柳志无声的冷笑,错误,他错了吗,他要杀死的是一个一直想要将鼎席铲平的人,如果他不是轩辕子离,如果他不是格恩德的儿子,柳志相信,今天,格恩德就不会这样问他,而是会大举的支持他,帮助他,尽快让轩辕子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先生,我没有错。\"

    这样的话大概也只有这位狂魔敢这么说,可见,狂魔的生存本能就是疯狂,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相信即使柳志没有来鼎席,也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果然,鼎席的少爷每一个都是叛逆的体质,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是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恍惚之间,格恩德似乎看到了他,是的,在鼎席的十三位少爷之中,只有他是例外的,从来不会反驳自己的命令,而且从来不去争夺什么,甘愿将自己埋藏在所有人的身后。

    \"我说过,不许去杀轩辕子离,任何人都一样。\"

    他唯一的儿子,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亲人,不,他现在多了两个亲人,一个像是女儿一样的诸葛青青,还有一个俏皮可爱,古灵精怪的伊格特。

    \"他活着,就是鼎席的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将鼎席炸到片瓦无存。\"

    轩辕子离不是普通人,也不是普通的国际刑警,八年前,从轩辕子离杀死蓝子越,让整个鼎席受到震动的时候,这一点,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国际刑警盯了他们很多年,可是没有谁有能力对鼎席做什么,甚至连鼎席的一个小卒都没有伤到过,轩辕子离却杀死了鼎席的高级人物蓝子越,甚至致使整个鼎席受到创伤。

    这样的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就是柳志最大的威胁,他绝对不允许,轩辕子离这样的人活着。

    \"你很关心鼎席,可是违背了我的命令。\"

    格恩德的命令不容许任何人违抗,这是最基本的条规,可是柳志却完全不在乎,这也触碰到了格恩德的逆鳞,尤其是他违背自己的命令是为了要杀死轩辕子离,更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先生,我只是不想看到鼎席毁在轩辕子离的手上,八年前他能杀死蓝子越,同样,八年后他一样可以再使鼎席震荡,而且一定会比上次更加严重。\"

    柳志确实很了得,事情看得很透,可是,却不是格恩德所喜欢的,柳志的目的他知道,无非就是为了太子之位,轩辕子离的存在对他构成了威胁,他时刻担心,自己久久不确定到底将谁定位太子,就是因为自己想要把轩辕子离送到这个位子上。

    柳志很精明,只是他不明白一个父亲得想法,如果他也是一个父亲,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样说来,还是蓝子越比较聪明,蓝厉丰没有出生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妻子送回到了中国,让蓝厉丰完全的远离了这个世界,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父亲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身处险境的。

    蓝子越就是因为担心,将来蓝厉丰会太出色同样被选进鼎席,所以让他远离自己的视线,只是阴差阳错,蓝厉丰最终还是来到了这儿。

    但是这些,柳志是不会明白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是一个父亲,他只是一个哥哥,给妹妹的,跟给自己孩子的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柳志一直担心,轩辕子离会对他构成威胁,可怜,堂堂的狂魔二少居然完全想错了主题,而原因竟然这么简单,只是因为他没有理解一个父亲的想法。

    在他的眼里,格恩德是鼎席的主宰,任何事情都应该把鼎席放在第一位,但是他真的忘记了,对于轩辕子离,格恩德只是一个亏欠了儿子太多的父亲,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这只是一个父亲的本能。

    在面对轩辕子离的时候,鼎席对于他来说根本无所谓,如果放弃鼎席能够让他的儿子平安,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为了鼎席,他已经牺牲了太多,唯一留下的,只有一个轩辕子离。

    轩辕子离对于格恩德而言,那种重要性,不是任何语言可以表达的,只有作为父亲的人,才可以理解。

    \"柳志,我说过,任何理由都不是违背我命令的借口,你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格恩德的声音像是北极的风雪一样让人从骨子里散发出了冷的感觉,就像是要把人活活的冻死一样。

    \"像是,我没有错,如果您是为了个人的感情,那么你又要怎么向鼎席交代。\"

    这句话一说出来,当时在场的人都为之震撼了,狂魔二少爷真的是够疯狂的,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柳志,你太过分了。\"

    在鼎席这个组织里,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格恩德说话,即使是他一直以来最器重的基德斯和他最宠爱的蓝厉丰都没有这么顶撞过他,柳志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先生,错的不是我,是你,你不许我去伤害轩辕子离,只是因为你个人的感情,可是,你不能只考虑自己,鼎席更是不能被你排除在考虑之外的。\"

    岂有此理,格恩德紧紧握拳,柳志要造反吗,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看来他真的是准备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但是在那一刻,格恩德却没有杀了柳志,毕竟,柳志是他亲自挑选,亲自栽培的鼎席二少爷,就这样杀了他,格恩德确实有些不忍心,或许这种不忍心只是从伊格特出生之后才开始的。

    每次看到伊格特纯洁的眼睛,格恩德总会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情绪,也许他应该给自己的儿子减少一点儿仇人,同样是为了自己的孙子。

    \"柳志。\"

    格恩德沉重地说了一句,语气虽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愤怒,但是同样寒冷。

    \"先生,你的做法真的让我难以认同,您这样很不公平。\"

    敢跟格恩德提公平的,柳志是唯一一个,要知道,在鼎席里面只有命令,没有公平,柳志貌似把这一点遗忘了,或许他所说的不公平,指的是格恩德对待自己儿子和对待鼎席的态度,当然,在这两者之间,格恩德做不到公平,因为,鼎席是可以放弃的,儿子确实他不想再亏欠的。

    格恩德无声的叹气,他真是失败,在栽培他们的时候什么都教过他们,却唯独忘记告诉他们,一个父亲的想法和感觉,也忘记告诉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亲情比地位更重要。

    作为父亲,他是不负责任的,作为鼎席的主宰,他同样很失败。

    在场的人都觉得很震惊,柳志如此目中无人,格恩德竟然没有说要杀了他,为什么,好像自从有了那个孩子的存在之后,这位先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从来没有人看到他笑过,可是最近他不仅仅经常将笑容挂在脸上,而且对人的态度也没有以前那么冰冷。

    柳志远远的等待着格恩德的裁决,今天不管结果如何,计划好的事情都不会改变,即使是格恩德今天杀了他,一样会有人去执行那个杀死轩辕子离的计划。

    \"柳志,你走吧。\"

    这个裁决让柳志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意思?格恩德会就这样饶过一个这样顶撞他的人?柳志简直不敢相信,是不是自己出现幻听了,还是自己情绪太激动,听错了?

    \"先生,您\"

    格恩德摆摆手,示意柳志什么都不要再说,也不要再问。

    \"你走吧,从现在开始,你和鼎席再也没有任何关系,鼎席的狂魔二少爷,从现在开始,已经死去了。\"

    比死亡更加可怕的裁决,格恩德是准备将柳志赶出鼎席,这在鼎席建立以来,还是第一次。

    确定了格恩德的决定之后,柳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鼎席,作为第一个被赶出鼎席的人。

    柳志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罢休的,站在鼎席的门口,凝望着这座宏伟的宫殿,从他第一次见到鼎席,他就下定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成为这里的主宰,可是现在,格恩德的决定,彻底将他的梦想打碎。

    不仅如此,他还要继续活着,亲眼看到鼎席落入到其他人的手里,还有什么惩罚比这更残忍吗。

    \"格恩德,你一定会后悔的。\"

    柳志渐渐远离鼎席,他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鼎席也一样,总有一天,他还会再回来的,鼎席,一定会是他的。

    狂魔二少被驱逐出鼎席,这个消息在无声之中被传播到各个地方,瞬间议论声纷纷四起,有关鼎席的太子爷到底是谁,更加的引人热议。

    柳志走了之后,格恩德久久的那样凝视着他离开的地方,尽管他的身影早已经远去。

    \"先生,您没事儿吧。\"

    跟在格恩德身边这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格恩德没有杀人,柳志,如果是在以前,格恩德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只是现在,他不想再把杀人作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格恩德失落的眼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想起的事情。

    \"先生,您是不是又想起他来了?\"

    轻轻地问了一句,在鼎席十三位少爷里,格恩德最喜欢的应该就是他,因为他一直以来都跟其他人不一样,没有半点儿的叛逆,完全遵照格恩德的意思去做,而且,他是真的把格恩德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轩辕子离,虽然是格恩德的亲生儿子,可是二十八年来,他们父子却连一面都没有见到,这么多年,唯一带给格恩德作为父亲感觉的也就只有他了。

    \"是啊,他走了好长时间了。\"

    很多时候,格恩德都会有这样的错觉,也许他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遗落在苍茫人海中的孩子,知道轩辕子离的出现,那个国际刑侦队长,格恩德才明白,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自己只是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儿子的影子。

    也只有他,把自己当成了父亲,而不是鼎席的主宰,他从来不会违背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而且,他会把一些很细小的事情都替自己想到。

    格恩德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十三人中,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虽然现在他距离自己很遥远,可是只要想到每年冬天他送自己的围巾,夏天准备的凉席,都是很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却是从来没有人为他想到。

    他是唯一一个,格恩德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伊格特出生之后,自己异常的想念他,经常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

    \"先生,您不用这么担心,他早晚会回来的。\"

    是啊,其实他距离自己说是很遥远,也并不遥远,只是,不能相见罢了。

    \"为什么其他人就不能像他那样呢。\"

    更多的人只是为了这个太子之位争得死去活来,只有他从来都不过问,默默的做着自己交给他的事情。

    \"先生,如果所有都像他那样,怎么能够体现他的与众不同呢。\"

    是啊,与众不同,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才能够让自己像想念自己的儿子一样的想念他。

    他是一个杀手,但是在他的面前,却像儿子一样的孝顺,他是多么的难得,可是自己却没有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我就真的要想个办法把他一直留在我身边了。\"

    格恩德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这句话,他确实不想在让他远离自己了。

    柳志被驱逐出了鼎席,这消息是多么的震撼人心,无需网络的传递,不需要媒体的爆料,就可以传遍所有能传到的地方,,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曾经的狂魔二少爷被驱逐出鼎席,这可是鼎席史无前例的事情,要知道,一旦违背了鼎席主宰的命令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柳志却没有死,但是同样开辟了鼎席的先例,被驱逐在外。

    从此二少爷的前面再也没有了鼎席两个字,同样就像是丢失了最安全的保护铠甲,没有了鼎席的支持做后盾,柳志即便在疯狂,也比以前逊色了很多。

    这个消息传到轩辕子离这里的时候,轩辕子离差点儿没跳起来,天哪,这是他那位传说中的神秘老爸给他的贺礼吗?居然把柳志驱逐出了鼎席,既然这样干嘛不直接把他杀了,为什么弄得这么麻烦。

    不过这样也不错,没有了鼎席做后盾,现在才是真正的较量时刻,很好,最精彩的戏码好像才刚刚开始。

    未来永远都是未知数,如果格恩德能够预料未来,在柳志回到美国的时候,他一定就会直接把他杀了。

    每天面对着夏楹,轩辕子离真的是痛苦啊,有没有谁可以来救救他,尽管可以经常免费欣赏到两个女人的战争,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诸葛青青和白兰雪的刺激,轩辕子离对这个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如果现在蓝厉丰要是回来都是很不错,他可以把夏楹送给他做礼物,权当是答谢他五年来替自己照顾诸葛青青。

    \"子离,你到底在想什么?\"笔下文学_www.bxwx.me
我推荐加入书签笔下文学
上一页无敌泼辣娇妻下一页无敌泼辣娇妻TXT下载阅读
 ** 作者:等待雨停所写的《无敌泼辣娇妻》为转载作品,无敌泼辣娇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无敌泼辣娇妻最新章节,而笔下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无敌泼辣娇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无敌泼辣娇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无敌泼辣娇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