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钩蛇疑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嫁狸猫     书名:山海经之天狐传说
    ,最快更新山海经之天狐传说最新章节!

    青丘,平静的诡异。

    千凝决定先发制人——跑到长乐殿门外,小心翼翼地抬手敲了门。半天,里面却没有人回应。

    “哥哥?”她轻声喊道,

    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进了门,四周环视,却没见到半个人影。继续往里面走去,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抚过路上遇到的装饰物。

    垂鬟分肖髻后点缀着的雪花琉璃步摇随着步子摇动着,发出一串“叮叮叮”的脆响。本是微弱的声音,却被这大殿的寂寥空旷无限地放大了——她只听得到这声音,和着自己的步音。

    转过一方高大的屏障,她看到紫檀书案上伏着的人——涂山千翊显然是睡过去了,贴在耳边的手里还握着各方送来的卷轴。

    她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了黑色的披风覆在他的身上。又拿了一边的圆凳过来坐在书案边,两只手垂在身侧,下巴却磕在案沿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桌案上伏着的人皱了下眉头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少女一副百无聊赖的神情。他懒得直起身子,伸了手过来摸着少女的头,“你还知道回来啊!”

    “哥哥……”少女两颊鼓着一口气,小脑袋在书案上左摇右晃,“对不起……”

    涂山千翊只是担忧,并没有半点要怪罪她的意思,直起身来,又倾了身子过去抱住了少女,“傻丫头,你可把哥哥我给担心死了。”

    她反抱住他,将头埋进他的怀里,鼻尖环绕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心头洋溢着一股暖意。

    “哥哥。”她有好多话想跟他说——之前看到翼皲武对翼苒的感情,她就忍不住想起他来——她还很想给他讲讲这北海一行发生的故事……

    “帝君,大司命求见。”外边传来洪亮的男声。

    千翊放开她,无奈地摊手,“乖,我晚点去未央宫找你。”

    她看着他,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憔悴——他的脸色暗淡了几分,两只眼窝处也抹了一抹浅淡的阴影。

    帝君这个重任,压在他的肩头——承担,又何谈容易!

    “嗯。”她点点头,退了出去。在殿门口与大司命打了招呼,他见着她,倒是有几分诧异——不是因为几日没见她了,而是他觉得,眼前的女君跟以前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三姨娘那边走了一遭探了探情况,她才又到了狐后这里。狐后看到她,倒也没有半分生气的迹象。千凝自知理亏,便蹑手蹑脚地挪到狐后的身边,一只小手轻轻地扯动她的衣袖,“母后……”

    狐后无可奈何地叹息,抬起目光看着她,却突然觉得她身上多了点什么,“凝儿。”她唤她,一只手为她梳理着额前的发丝——果然,指尖一碰到她就有点点的灵光闪烁着流进她的身体里去了。

    这是……

    “母后,您怎么了?”她见狐后看着自己出神,不解地问道。

    “哦,没事。”她摇摇头,继续抚摸着她的头,“凝儿,北海的人没有为难你们吧?”

    “母后,他们没有为难我们。”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那么担忧。忍不住又想给她讲讲自己这一行的见闻来。

    ……

    “尾巴分叉,像钩子一样的大蛇?”母后听道少女的话忍不住蹙眉。

    “对啊!”少女认真地点头,“母后您知道是什么蛇吗?”

    狐后移开视线,她只是从她的描述中推测,“按照你说的……应该是钩蛇。”

    “钩蛇?”

    “嗯。”狐后点头,又说道:“这钩蛇,水陆双生,尾末有岐,獠牙生剧毒,常在山涧水中,以尾钩岸上人牛食之。”

    “以尾钩岸上人牛食之……”千凝低声自语,不禁觉得后脊一阵发凉——难怪当时那大蛇要等他们下水!

    “可是……这钩蛇是上古之兽——一般不会现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北海而且几次三番的袭击人呢?”她实在想不明白。

    “对了!那条蛇……好像是受什么控制的!”她突然想起来,那两次响起的笛声。

    “笛声?”狐后惊叫道,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

    “对!那笛声……仿佛有种摄人心魄的能力!”在海里,她听到那笛声后整个人都渐渐失去了力气,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是迷幻咒。”狐后说得肯定,心头也隐约升起一抹不安来——四海八荒之内,可以使用迷幻咒控制上古之兽的人只有一个!

    魔族……魔族也在参与这件事吗?

    为什么?他们想要做什么?

    “迷幻咒……”少女幽幽地重复道。

    狐后目光严肃——魔族蠢蠢欲动,只怕又要引得一场腥风血雨,“凝儿,明天一早你们三个跟我去趟红竹林。”

    “红竹林?”少女再次听到这个词还是很兴奋的,可是又有些不解,“连轩……也要去吗?”红竹林的灵气,他们都要避之三分——连轩只是凡夫俗子的体质……可以承受的了吗?

    “对。”狐后答得肯定,对于那个少年——他的身上有太多他们还没搞清楚的东西。

    离开北海后,楚连轩做的每一场梦都会听到那个声音——“你该醒了。”胸口再没出现过那天那般锥心的疼痛,但是,那个声音却一直让他觉得压抑。

    挣扎着想醒来,却感觉到一直温热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久违的温暖环抱着他——他以为是千凝,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涂山云延。

    “你怎么在这?”他被吓了一跳,抽回手忍不住往床里边缩了一下。

    “你这个样子——活脱脱的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涂山云延看着他,说罢转过身朝一边的桌边走去。

    桌上放着一个木制的五彩食盒,他抬手一层一层的拿开,又看向床上的人,“这可是我特意找的会人世间菜品的人做的——你尝尝有没有点人世间的味道?”

    楚连轩掀被翻身下床,慢吞吞地挪了过来,“千凝呢?”

    “负荆请罪去了呗。”

    “你怎么不去?”

    “等她先去探个路——来来来,先尝尝我这菜!”说着又将摆出来的菜盘往楚连轩面前送了一下。

    “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楚连轩吃着菜,狐疑地看向对面的人。

    “这不是因为你说的舍不得我嘛!”涂山云延扬起下巴,顺势不忘抛个媚眼过来。心里头突然一声咒骂——我X,我这是在干嘛!

    “咳咳。”楚连轩尴尬地咳了几声,开始埋头吃饭——自己当时居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

    再次醒来,他正躺在一块岩石上,置身在一个山洞里。旁边燃着篝火,四周散乱的丢着沾满了血的布片。篝火里隐约映出另一侧的两个端坐着的人影,璧上的黑色影子随着火光的跃动大小幻化着。

    浑身被无力感包围着,他只能侧头,将目光集中于那两个影子上。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两个人影的一个站起身来,鞋子踩在土砺上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哀嚎。那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蹲下身来打量着他。

    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嘴角挂着的邪魅的笑意跟他在海底最后一眼看到的一模一样。他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这是哪?他们是谁?

    “你这个小家伙命还挺硬——这刀子都直接穿透心脏了还能熬下来。”那人摸着下巴说道。

    他转回头,看着黑洞洞的顶,眼角流下泪来。言灵——他居然那么傻得去相信她!

    他抬手揩去了他眼角的泪水,“男子汉大丈夫——哭是最没用的!你要不甘心——那就去报仇!”他看着他这番样子,眼底只有轻蔑。

    报仇——何谈容易!他要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北海吗?

    “你要不要跟着我?我可以替你报仇!”男子问道。

    岩石上的人却闭上了眼,显然——他并不相信他。他也无可奈何,站起身来回望了一眼火边的另一个人影——目光,却扑了个空——他什么时候出去了?

    转过身也走了出去,洞口阴冷的风灌进衣袖,吹散了刚才火堆旁凝聚起的热意。他看着站在洞口的人——白色的发丝上,覆了一层柔和的月光,他正看着远方习惯性地把玩着肩头的黑羽。

    他还没开口,外边的人倒先发问了,“你打算把他带回去?”

    “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的不是吗?”他环抱着胸,慵懒地依靠在洞壁上,“有他陪着,还可以给我解解闷儿!”

    “应龙,你如果要替他报仇,就是明摆着跟北海对抗——我们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手畏脚了?”他冷笑道,“这可不像是我记忆中的银灵子的做派。”
我推荐加入书签笔下文学
上一页山海经之天狐传说下一页山海经之天狐传说TXT下载阅读
 ** 作者:花嫁狸猫所写的《山海经之天狐传说》为转载作品,山海经之天狐传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山海经之天狐传说最新章节,而笔下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山海经之天狐传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山海经之天狐传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山海经之天狐传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